Jason

【逆闪闪】闪点

祝各位小伙伴新年快乐
         “在这个地狱般的世界遇到你,我真的很开心,Barry Allen。看看你都做了什么。今日。你是反派。”Barry惊愕地望着Eobard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你自己的敌人,比我原先期望的还要危险。你都忘了你做过些什么了,是吗?我很乐意让你想起些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记得吗?在我杀死你母亲的时候,你找到了我,然后在那一瞬间,你将所有神速力拉入体内来阻止我,来阻止我杀掉你的母亲。你就像一枚穿过挡风玻璃的子弹。你粉碎了历史。这是你的错,你用世界上的其他人换了你母亲的命。”Eobard璨璨地笑着。“你还记得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Barry的泪水顺着英俊又消瘦的脸庞滑落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个世界不是他的世界。亚瑟与戴安娜的大战一触即发,超人因太久没有日照而虚弱不堪,就连布鲁斯也死了,蝙蝠侠成了托马斯!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世界太混乱了,一切都是我的错。”Barry用力地捶着自己的脑袋。
        “或许我可以帮你解脱?”Eobard微笑着快速击晕了失神的Barry。
         神速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醒了,Barry?”Eobard轻轻吻了Barry干燥的薄唇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是?”Barry望着和Iris,Joe住的房间,很熟悉却又很陌生,“神速力?”他来过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看样子你恢复的不错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世界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还记得”一瞬间,Barry明白,那不是噩梦,那就是真实。 “他们……怎么样了?”太久没发声,Barry的嗓音有种金属划痕的刺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世界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都还在神速力中,那个宇宙毁灭与否与我们无关。你知道我有多想得到你吗?Barry Allen。”Eobard露出危险的笑容。    Barry不自觉缩了缩身体,却发现脚踝被锁上了链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这是……”Barry不安地望着Eobard,这个曾经疯狂地痴迷于他的神速者。
        “忘了告诉你,这种锁链是可以抑制你的能力的,不要妄图从我的手中逃脱。这儿是神速力中,除了你和我,我想是没有其他人能够进入的,其他不知名的神速者或许早在那场大战中全部死了吧。哈哈哈哈。”Eobard轻轻吻上Barry的颈部,温柔地啃咬着,Barry的额头上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,“你很怕我?”Eobard露出他尖尖地虎牙,鲜血的铁锈味瞬间在口腔中爆炸。“很甜腻的味道,我喜欢。”抹了抹唇角的血渍,Eobard开始把玩起Barry的身体。“比我预想的还要敏感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睡梦中的Barry痛苦地挣扎着,噩梦困扰着他。持续的低烧以及流血的伤口让他轻微痉挛。Eobard温柔地紧紧抱着Barry。看样子太用力了,下次要温柔一点的。Eobard自责地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并没有抚平Barry内心的伤痛,他一遍遍自责,那些英雄,那些伙伴,因为他的自私而离去,而现在的自己,是惩罚吗?被憎恨着自己的逆闪电困于神速力中,身体一次次被蹂躏。渐渐地,Barry失了神采,他仿佛只剩躯壳一般,没有了欢笑没有了泪水,甚至连痛苦也随着时间一点点消失。
         Eobard啃咬着Barry的脖颈,鲜血染红了洁白的床单,条件反射地抽动了一下,也就没有更多的反应。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我囚禁你,蹂躏你,只是想将你拖入我所身处的地狱,我曾经崇高的,圣洁的闪电之神”Eobard抽泣着,他不明白,为什么Barry会变成这样,他爱他吗?现在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救下Barry是否是一个错误的选择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你在哭呢?是因为我没有救赎你吗?对不起,Eobard,我毁了一切,连你也回不到你自己的世界了,对不起。”Barry小心地抚去Eobard脸颊的泪水。
        “Barry,对不起。” 解开了Barry的脚镣。“Barry,我一直窃取你的神速力,所以你才没有足够的力量回到过去修改过去。现在,我将你的力量还给你。对不起,Barry,一直以来,我都是爱着你,只是,我没想到,你会如此痛苦。对不起,Barry。”带着神速力的手掌瞬间贯穿胸膛,Eobard闷哼了一声,只要一用力,心脏就捏碎了,原来生命是如此的脆弱,“对不起了,Barry,再也不能陪着你了”Eobard苦笑着捏碎了心脏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!”Barry的瞳孔收缩的如同针尖一般,他望着躺在自己腿上的Eobard逐渐失去了温度的躯体,仿如被雷电刺激一般,剧烈地抖动着,或许是神速力,或许是心的地方空了一片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月后。
        “Bruce,这是你爸爸带给你的信” “你真是个厉害的邮差,谢谢你Barry” 金色的闪电还残留些许在蝙蝠洞,而闪电侠却早已不见。
        “或许是很好的邮差,却是很差劲的超能力者,因为我总是保护不了我最重要的人”心口一紧,Barry放慢了速度,“Eobard,告诉我,当时你的心有多痛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Barry Allen!哈哈。”剧烈的碰撞让Barry一个不稳摔倒在地。“太弱啦”红色的闪电在夜色中张狂地舞动。
         “Eobard?”Barry从来没有如此渴盼这个人的出现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在干什么,你这个傻瓜!”Eobard一把揪起Barry,望着湛蓝的瞳孔,“该死!”狠狠将Barry摔倒地上。“等你变强了我再取代你,你太弱了”黄色的身影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,只留下红色的闪电还在空气中震动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回来了。”Barry微笑着站起来,这一次,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。黄色的闪电交织着红色的闪电,“我现在有能力能够让你有欲望挑战吗?”Barry捏起Eobard下巴,添了一口,愣了愣,“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的”Barry自信地笑着。“我想,我已经爱上你了”回过神的Eobard又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,轻轻啃咬着Barry的嘴唇。
          黄色与红色的闪电在皎洁的月光下交织。

【逆闪博】错爱

         当黑洞从Eobard Thawne眼前渐渐消失,他崩溃了,又一次地留在了过去。他知道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创造回到未来的机会,如果他回不去,他就将错过那个人的重生,可是再次醒来的他会是他想要见到的那个人吗?Eobard焦躁不安,他讨厌失败,但是在创造生命的过程中存在太多不确定的因素,而这正是Eobard所不能决定的,正如今天,按照他的计划他本应该被Barry帮忙创造的黑洞所送回到过去的,然后人性的不稳定因素让他留在了这儿,愤怒让他随意捡起身边被击碎的穹顶碎片狠狠摔到Barry身边。
         望着熟悉的脸孔,一直帮助着Barry的Dr.Wells竟然是杀了自己母亲的凶手,Barry也抑制不住的愤怒,紧紧纂紧了拳头。或许是一直在偷取Barry的神速力为那个人补充能量,Barry显然并不是Eobard的对手,渐渐落入下风,只是所有Eobard讨厌的不确定因素总是在他讨厌的时候发生,Eddie的枪声让所有人错愕,他在赌,而且赢了,Eobard的身体渐渐裂解成了碎片,面孔也从Dr.Wells变成了Eobard的,他的目光空洞而且迷茫,看着虫洞消失的地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没有人知道,更没有注意他眼角划过的泪水。他心心念念想回去的未来有人在等他,可是他再也回不去了,而那个人,也注定会因为没有自己对机器的操作而死亡。他不甘,却更多的是不舍,他还没见到那个人,不知道那个人又是不是自己所想见到他。
         苦涩地笑着,全然没有留意流入口中的泪水。
         神速力中浸没在营养液中的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猛地睁开眼,营养液大口灌入他的口中,窒息的濒死感撕扯着内心,不安感越放越大,直到占据整个脑袋,他胡乱抓扯着什么,却什么也没有抓到,慢慢地,双手无力地垂落,瞳孔在浑浊的营养液中失神地睁着,他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窃取Barry神速力的暗力也随着供养体的死亡而中断,觉察到异样的Barry闭上眼感受着力量的恢复来源,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,猛地加速,冲进了神速力中,顺着感觉他发现了神速力不起眼的地方隐藏着一台巨大的容器,里面似乎有一具漂浮着的尸体,近看了,他有着Dr.Wells的面孔,只是有些苍白,或许是因为他死了的缘故,同时又在营养液中泡了那么久的缘故吧。面对着这样的面孔,Barry真的很难有太多怜悯,一把抱起容器,迅速向S.T.A.R实验室跑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什么?!”Cisco尖叫着指着容器大叫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冷静点,Cisco。”Caitlin走进看了“这是Dr.Wells还是Thawne?”摇了摇头,Barry疲惫地望着Joe“这是在神速力中发现的,我很累了。”Joe走上前拍了拍Barry的肩膀,“回家吧”
          Caitlin经过一晚上的连夜工作,第二天告诉了所有人有关尸体的一切“他是真的Dr.Wells”“可是Thawne也曾经利用他那该死的未来科技连DNA都改变了啊”Cisco还是有点不安地望着尸体。“所以,我牺牲了这具尸体的一条胳膊,进行了相关的检查,显然没有像Thawne一样消失,或者变成他的DNA,结果显示还是真的Dr.Wells的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么我们之前找到的真的Dr.Wells的尸体要怎么解释”沉默了很久的Joe皱着眉头疑惑地望着Caitlin“我是一名科学家,尸体,探案什么的不应该交给警探处理吗?”愤愤甩下医用手套,Caitlin头也不回地补觉去了。“Barry,你怎么看?”Cisco试探地问了一旁愣了很久的Barry,“他是在神速力找到的,应该还是和Thawne脱不了关系。先保存起来吧,总会弄清楚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是说,Eobard还没死透?”Cisco战战不安地望着尸体。
       “不,我们所处的时间线上的Eobard已经消失了,只是我是担心还有其他时间线的”Barry安慰性地笑着拍了拍Cisco的肩膀。
       “你到底是谁?”
       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”
       “不,我深表怀疑”来自球二的Wells举着枪抿着嘴神色紧张地望着危险的极速者逆闪电Eobard Thawne。Eobard嘴角微微扬起,对于这个紧张的家伙,他对他莫名感觉有趣,他似乎知道一切,“不知道深入后会有什么样的发现?”Thawne不自觉地低下头暗暗思忖着。“你终归会是我的”又望了一眼Wells,嘴角的笑意更深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Barry,我们可以问他那个Wells的事情吗?你曾经说过,我们总会遇到来自其他时间线的Eobard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哪个Wells”Harry低沉着嗓音不耐烦地问。对于闪电侠小分队,他们总给自己莫名其妙的惊吓与惊喜,当然更多时候惊吓远多于惊喜,而且伴随着令他头疼的麻烦。望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尸体,Harry倒是没有太多惊讶,“我的二重身?”Caitlin点点头,随后又摇摇头。
       “Cait,我不懂”
       “我对比过两者的DNA,理应两者是相同的,但是却还是存在一些不完全相同的地方,这是我想不通的”对于整个团队智商一直在线的人,Harry思考了一会,叹了口气“因为我们来自不同的地球,我们的频率是不同的,所以DNA上存在的差异也是可以理解的,我就说,我和你们认识的任何Wells都是不一样的,每一个星球上的Harrison Wells都是独一无二的Harrison Wells”
       “可是Eobard Thawne为什么要创造他?”Joe望着Harry,想要得到更多答案。
      “对不起,这种涉及情感的问题我是无法解释的,要想知道,你们应该去问本人,但我并不建议你们去问他,因为扰乱时间线的后果是我们不能承担,同时我们也不知道所扰乱的时间线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。当然最重要的一点,这个Eobard是来自未来的,也就是说对于过去所发生的,他并不知情。”
       感到失落的不止Barry一人,明明本人就在眼前,却又不是那个知道发生过什么的本人。Cisco感到一阵眩晕,剧烈的抽搐伴随着止不住的鼻血吓坏了所有人,Caitlin将一针苯二氮扎进病床上的Cisco体内,抽搐是止住了,只是Cisco在众人面前一下子就透明了,他在消失。
       “怎么办?!”Barry不安地吼叫着。
      “送走Eobard”Harry平静地望着Barry说“我做不到!”消失更进一步明显了,“好好”Barry来到起点努力平复着内心,愤怒,还是愤怒,他试图压制住这份愤怒,大口呼吸,想到Cisco,他多少还是平复下来了。
      Harry举着枪带着Eobard来到起点,Joe也跟着,或许Harry没有注意到,可是Joe却将一切都看尽了眼里,Eobard一直调皮地望着Harry,时不时还说几句含混不清的充满暧昧的话挑逗着Harry,只是对于Harry这样的一个情感白痴,他又怎么能够知道这些话语所表达的意思呢?
       “我或许知道那个Wells是怎么回事了。”Joe故意压低声音,却又保证所有人都听到。恢复了神气的Cisco像是嗅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新闻,“是为什么是为什么,快说啊,Joe”
       “因为他爱上了一个错误的人”望了一眼Harry“来自球二的Harry” 或许,Joe是对的,Eobard爱上了一个错误的人,那个人并不是球一的Wells,他来自球二,这也注定了当Eobard在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球一Wells后,越来越发现他并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他,在制造车祸的那个夜晚,他问了自己无数遍“他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所爱”得到无数否定。
       夜色下,相似的眉眼,却是不一样的神情,当转换针扎入彼此的身体时,“你到底是谁”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谁”当那个人的脸成了自己的,Eobard欣慰地笑了,又提取了Harrison几个部分的DNA,他要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Harrison。
       神速力这次终于让这个快要疯狂的男人尝到了甜头,在Eobard又一次尝试带着Wells的DNA回到未来又一次失败后,在神速力中,他找到了一个能培养这些DNA,并创造全新的Harrison的地方,他计划着,利用神速力的力量加快Harrison的成长,只是,此时的神速力力量连供自己回到未来都不够,那就创造出第一个使用神速力,并且创造了它的那个真正的闪电侠Barry Allen。
       回过神的Barry想到了Thawne在自己眼前消失时,他绝望又不甘地望着的地方,还有当Wells的面容褪去,露出自己真实的面孔时的不舍,或许,他的家已经不再仅仅是未来的那个地方,还有那个他心心念念着的,属于他的Wells,他要接着他回到未来的家。叹了口气,望了一眼真正被爱着的此时正在炸毛的球二,Barry无奈地笑了,“可悲的Eobard,你知道你爱上的根本不是球一的Wells吗?那个人,永远不会是你真正想要得到的爱人。”

闪电侠相关脑洞

UP主: Hannigram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660024/
逆闪与小闪战斗消失,留下惊愕的小闪,从此他再也没见过他,颓废的小闪遇到坏心的女孩,利用他的善良拍了很多不好的照片以此威胁小闪,身心俱累的小闪在女孩面前选择死亡,消失的逆闪自上次战斗后就一直昏迷,感应到小闪死亡后苏醒,并用尽最后的力气自尽了。好吧,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。

我也不需要被了解啊。我只想一个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已。忽然发现,除了lofter,我的其他交友工具都是身边的同学,感觉生活被入侵。好吧,起码还有一方净土可以勾勒自己心中的畅快。足矣。

我很好,真的。我只是不想说话而已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是哪儿?”
       “家”
       Eobard不禁战栗,即便是再微小的不安,他自己也能够清除感觉到。或许Eobard已经知道是什么让自己看到的未来的Barry堕落,的确是自己的一手造成的,是自己杀了他的妈妈造就了那个散发着不安气息的闪电侠。可是,自己为什么要杀死他的妈妈,却怎么也想不起理由。
       “可以拉开窗帘吗?我似乎不太习惯黑暗。还是今夜是没有月亮的弦月?”Eobard打趣着说。沉默在黑暗中蔓延,Eobard讨厌这样的氛围,令他隐隐感到不安,未来的闪电侠始终困扰着Eobard,因为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力量,是无法打败那个闪电侠的,现在的闪电侠与那个闪电侠有多大的差距,自己是否又能打败现在的?Eobard计算着。
      “你的超能力是什么?我观察过,在我发现你的时候你的伤口正在逐渐恢复,你的能力是治愈吗?还是速度?”难道这个Barry还没有获的能力?
       “速度”
       “可以改变过去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你问这个干什么”
       “我,我想要回去就我的妈妈”黑暗中Eobard看不清青年的面孔,但他从青年的语气中听出了无奈,愤怒,不安与恐惧。
       “可以谈谈你的生活吗?还有,你的妈妈怎么了”即使知道是自己谋杀了Nora Allen ,但此时的Eobard仍需要装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“我妈妈被谋杀了。而我现在和West警探一家住在一起”“不开心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嗯。他们对我很好,可是我却怎么也忘不了妈妈倒在血泊中惊恐的样子”黑暗中传来小声的抽泣。适应了黑暗的Eobard在黑暗中摸索着,在碰到青年的肩膀时,他明显感到了青年的不安与恐惧。
       “都过去了。时间旅行是危险的,因为没有人能预测我们改变的过去会造成什么样的未来。”紧紧抱紧颤抖的青年,Eobard试图安慰着年轻的闪电侠,这不是自己认识的闪电侠,可是那个自己认识的闪电侠是什么样的?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。
       “我很惧怕,即使West警探一家对我很好,可是我真的很害怕,我常常在想,我害怕的到底是妈妈的死还是死亡本身?”
       “惧怕死亡并不是你的错,每一个人都惧怕死亡,而我所惧怕的是自己从不曾出现过,我的存在是应该被抹消的”
       “我不明白,Mr.Thawn”“每一个时间旅行者在改变过去的时候就为自己埋下了定时炸弹,因为随意的改变时间线所造成的未来我们不能承担,我们在改变的同时也意味着可能被时间亡灵所猎杀,然后被从时间线上抹去,那就意味着我从不曾存在过”
       “时间亡灵是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极速者的噩梦” 或许已经预感到了什么,Eobard提到时间亡灵的时候不觉后背一紧,似乎时间亡灵就藏在这间看不见光的屋子里。
      “你犯了错”
      沉默。
      “你可以在这里陪陪我吗?很久没有人和我说过那么多的话了。West家对我很好,可是我不想让他们因为我而伤心。而你,我对你感觉熟悉,就像认识了很久一样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。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是否在哪里见过你,可是我想了很久,我知道我从未见过你。
      ”“Barry,对不起。”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,我会让你成为那个我记忆深处的闪电侠,不是我所见到的未来的那个闪电侠。Eobard紧紧抱紧了Barry。
      清晨,一缕刺目的阳光让Eobard不满地翻了个身,“拉上窗帘。”一惊,Eobard迅速翻身,看着陌生的环境,他逐渐熟悉了周围,这里的确是Barry的家,他谋杀了Nora的地方。
      “Barry?”试探叫了一声。
      “Mr.Thawn什么事?”青年消瘦的身材比昨晚预想的还要瘦弱,眉眼间带着些许忧郁。
     “Barry,你可以叫我Eobard。”    
     “可以吗?Mr.Thawn”皱了皱眉,“当然,那样我会非常开心的”“Eobard?”Barry试探叫了一声。
    “我在床上躺了几天?”
    “快五天了,早餐在餐桌上,我要去工作了,不然又要迟到了。”抱怨着,Barry匆匆拿起包往外走去。Eobard用神速力做了弊,趁Barry不注意轻轻吻了Barry的唇,对于Barry来说,那只是一瞬间的轻触,很轻柔,似有似无。愣了愣,匆匆出门了,显然他没意识到刚才被Eobard偷吻了。这感觉真的很奇怪。Eobard奇怪于自己对Barry的痴迷,对于Barry阴郁的眼神,他讨厌,不习惯,也不喜欢,他想看到Barry笑,至于原因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       天空被乌云遮挡,明媚的阳光被遮挡住,似乎预示着将要发生的事情。 皱了皱眉头。不自觉的,Eobard又皱了眉头,这不是好习惯,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皱眉头。当最后的一点光亮被遮住,中城被密布的乌云笼罩,预示着一场大雨将至。
     “Barry?!”Eobard穿过人群,细密的雨点拍打着他的脸庞。耀眼的黄色闪电将天际撕裂,Eobard加快了速度,他还没准备好接受那个令他畏惧的Barry,他害怕为了阻止那个带着死亡气息的Barry而将这个稚嫩的Barry杀死。
      中城警局。
      看着闪电击中警局的一个区域。“Barry!”脚下一滑,看着闪电击中那些化学制剂,一幕幕相似的场景交叠在一起。他成了闪电侠,那个刺穿他胸膛的,令他畏惧的男人。被闪电击中的Barry陷入沉沉的昏迷。即使浑身都湿透了,Eobard却像失了魂一般,跌跌撞撞的走向Barry,快速震动的手掌,只要穿过他的胸膛,就可以了解他。可是,当手掌触碰到青年的肌肤,温热以及有力跳动的心脏让Eobard失了神。停止了手中的动作,将Barry紧紧抱起,回到家。
       也许是创造闪电侠的闪电将天空撕裂的同时也打开了维度之门,Eobard的不安越来越强烈,他知道自己被时间亡灵盯上了,他要逃走。只是望着床上的青年,自己曾答应过他,要陪伴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Eobard?我似乎不太好”伸手轻抚着青年的额头,“你会成为英雄,好好休息”轻轻吻了Barry的额头。出神的望着窗外,夕阳像血液一样红的让人发怵,忽然,Eobard看脸那片红色中出现了黑色的身影,带着死亡与绝望的气息。Eobard不安地退后,却被自己绊倒在地,却仍然不住往后退。那闪电越来越近,嘭,重重撞到了Barry的床边。
       “Eobard,怎么了?”几乎是条件反射的,Eobard迅速站起,努力将自己的不安压住“没事的,我在这儿”听着青年沉沉睡去的均匀呼吸声,Eobard几乎像被抽干了所有精力一般跌坐在地。为了保护Barry,他不畏惧时间亡灵,细细一想,时间亡灵找的是自己,真是可笑。Eobard自嘲的想着,却发现时间亡灵已经消失不见,天空不知不觉暗淡下来。
       枕着床沿,Eobard沉沉睡去。
      “Eobard!”被尖叫声惊醒的Eobard不满的又皱起了眉头。“我有神速力了”听着青年激动的声音,Eobard理了理思路,活动了僵硬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可以做我的老师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Eobard从未想过做闪电侠的老师,他痴迷于他,而今却可以和他建立这样奇妙的羁绊,这让Eobard有点不知所措。
      “你不愿意吗?”青年低下头,眼神暗淡下去。
      “不不,我很乐意”Eobard微笑着真挚地望着Barry。他教了Barry很多,Barry似乎很有天赋,无论是什么都学的很快,而Barry在Eobard陪帮的日子里笑容也越来越多。Eobard感到满足与幸福,如果时间可以停止在这个时间点,即使永远重复我也是愿意的。负神速力因为闪电侠的力量的不断增长也日益增长,Eobard感到自己的力量随着Barry的成长也在一天天增长而莫名欣喜,却想到之前的自己如此虚弱。
        明明是黑夜与白天,注定永不相见,命运的玩笑却让彼此相爱。Eobard感到莫名的悲伤。他永远是闪电侠的对立面,注定永远不可能在一起,却因为命运而相爱,真是可悲。泪水顺着Eobard的脸庞滑下。
      “Eo?你怎么在哭?是因为我吗?”Barry不安的想着,他不喜欢Eobard皱眉,更不愿意看到Eobard哭泣。
       “不,Barry,我为你感到骄傲与欣慰,你成长的很快。”Eobard努力微笑着试图掩盖内心的悲伤,伸出手,将Barry一把搂入怀中,“我很好,真的。”用额头揉搓着Barry毛茸茸的头发。
       夜晚悄无声息的来临,Eobard却怎么也睡不着,不仅是因为自己的身份,更重要的是他最近对时间亡灵即将到来的预告越发强烈,他真的好害怕自己被抹去,不曾存在过,可是即使消失了,谁又在乎过自己呢?Eobard苦笑着。
      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。黑色的闪电披着残破的闪电服,挥舞着黑色的镰刀像Eobard袭来,窒息感如同锁链,一点点勒紧Eobard的气管。
       “Eo!?”Barry用力撞开迎面撞上了黑色的死神。
       “我不畏惧你,因为你就是我!”
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”“对不起,我不曾告诉过你。在我昏迷的时候我进入了神速力,我知道了每一位闪电侠去世后都会融入神速力成为时间亡灵。而我,在醒来后,也曾去过未来,看到了你的未来,我看到了我自己,我成了讨厌的存在。那不是我所想要成为的人,我也知道那个我不是你爱的人。”时间亡灵因为Barry的阻拦停在了空中,空洞的眼神里似乎能看到神速力不为人知的疯狂与黑暗。
        “Eo,对不起,我也不曾告诉过你,我爱你。其实我也不是特别确定他是不是我,只是他手中的镰刀让我以为我就是他,希望我是他吧。Eo,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是如此开心,我爱你”Barry用震动的手狠狠插入自己的心脏,最后留下温柔的笑,用力捏碎了Eobard曾经想要做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!!!”Eobard听到自己胸腔里破碎的声音。随着Barry的死亡,眼前的时间亡灵的眼神变得不再满是疮痍,多了些许的温柔。
        “Barry?”Eobard站起身试探的叫了一声,时间亡灵似乎想起了什么,打了一个激灵,空洞的眼神多了一丝波动,他静静注视着Eobard。
         “Barry,我曾经和你说过,我害怕被从时间线上抹杀,而现在我最害怕的是失去你。”抚上时间亡灵干瘪而毫无生气的脸,Eobard流着泪温柔的说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终于写完了。对于时间亡灵,他就是Barry因为和Eobard在一起的日子是Barry最开心的日子,伴随着Barry的死亡,时间亡灵也继承了和Eobard在一起的记忆,所以他能够记得Eobard,并且他爱他。

“Tell me the story about how the sun loved the moon so much.He died everynight to let her breathe.”(告诉我关于太阳是如何深爱着月亮的故事,甘愿夜夜用自己的死去去换来她的呼吸)
       梦境交叠,现实与虚幻交融,构成诡异的色彩。
       Eobard在睡梦中挣扎,记忆,未来,混乱的交织着,从他谋杀了Nora Allen之日开始,他就改变了Barry Allen的未来,也改变了自己的未来。
        一次次失败,一次次被闪电侠关进监狱,那些痛苦的记忆随着汗液一同蒸发,变得连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记忆还是梦境。从改变未来开始,自己的未来也逐渐改变,可是那个散发着绝望与黑暗的闪电侠却如同梦魇一般,不断出现在Eobard的梦里。绝望,淡漠。那张面孔如此熟悉,却又如此陌生,是他认识的闪电侠,却也是他不曾记起过的闪电侠。
       如此真实。是自己毁了那个一次次击败自己的闪电侠,那个自己倾其一生执着着沉迷着的闪电侠。可是那些记忆一点点分崩离析,最后连Barry Allen的笑,自己痴迷的笑也忘记了。
       从梦中惊醒,Eobard不安地环视周围,黑暗,连一丝光亮也不曾照进。在黑暗中摸索着,Eobard回忆着发生的一切。在未来,看见了Barry Allen,是谁?闪电侠?可是为什么那么陌生?剧烈的头痛让Eobard停止继续去想记忆深处,或许已经消失的记忆中的闪电侠。然后怎么来着?被他用镰刀刺穿,然后,回到过去?那现在是什么时候?作为极速者,Eobard很有兴趣探索自己所处的时代。
       “你醒啦”黑暗里传出沙哑的声音。Eobard绷紧了后背。
       沉默,房间里又恢复了最初的安静。
       “我是Eobard Thawn”终于,Eobard发出嘶哑的如同锯木屑的声音,这不能怪他,毕竟从昏睡过去他就再没喝过一口水,“可以给我一杯水吗?”又恢复了安静。Eobard暗暗咒骂着自己应该早一点说话,兴许还能有一杯水喝。正抱怨着自己,黑暗中伸出手递过一杯水,骨节分明,是个青年。Eobard暗暗想着,接过水咕咚咕咚喝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“你是超能力者?”Eobard警戒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“你的伤口并没有经过特殊处理,然后就痊愈了,只是恢复用了一些时间”青年自顾自说起来。
      “你是谁?”
      “Barry Allen”
——TBC——
对不起,@放飞自我的左右,说好每天晚上更新一点的,最近真的太忙了,我努力周末多更点,今晚太晚啦,就更到这儿吧,下次可能是星期六了,到时候我会多写点的,不好意思啦,请你原谅。

       “为了让我珍爱的人们活下去,必须终结一条生命,而我终于明白,对于我……那条性命很久以前就已经终结”
        死亡,危险的气息弥漫在中城的上空,形成的穹窿将中城与外界隔离。
        未来,改变了,不是Eobard想象中的,差别太大,大到连他也忘了最初的未来是什么样的。 尖叫声回荡在中城的每一个角落,这是极速者才能做到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“闪电侠?”金色的镰刀在上空划出弧线,温热的鲜血顺着脸庞滑落。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腥味。
         追逐着那道闪电,只是记忆中红色的战衣被黑色取代,周围的闪电也似乎因为鲜血的缘故,变得不再是温暖的金黄色,而是混入了血迹的橘色。
        “Barry?!”试探地叫了一声。极速者的速度迟疑了,对于极速者来说,这就是决定胜负的关键,Eobard爆发提取,一拳将前方的极速者撂倒。显然极速者没有料到会被击倒,显得有点不知所措,却很快收敛了所有表情,恢复了平静。
        “Eobard Thawn?我以为你已经死了,真是出乎意料的惊喜呢。”一把扯下面具,青年碧绿充满生气的眼睛此时变得如同死水般墨绿,甚至透着一丝死亡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不是我的未来,更不是你的!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要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呢?现在的你会是英雄,而我带给人的只有死亡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Barry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黑暗的行者,你也可以叫我死亡之神”垂落的刘海遮住了Barry大部分的面容,看不清此时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”愤怒的Eobard将拳头重重击在柏油路面上,黄色的闪电包裹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唯一还活着的,我在意的人。为了更多的人,我看着Iris死在了我的怀里,我无能为力,因为我要救更多的人。死亡创造可我,终结了她。我畏惧死亡,我害怕它,可最终我成了它。”
       带着鲜血的泪水顺着青年消瘦面庞滑落,“我无法阻止死亡的发生,我只能看着它夺走我爱的人的生命,我是它的寄主,没有了我,死亡会扩散,然后蔓延,宇宙中将不会再有生命,永远不再,即使神也会死亡。我成了它的牢笼。它也禁锢了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Iris死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。因为我。现在已经没有英雄了,所有和我战斗过的,与我并肩战斗的,我在乎的,不管我怎么做,他们都死了!”橘色的闪电不安的跳动着,渐渐被黑暗吞噬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Barry。我真的毁了你。绝望让你坚强,却也让你迷失。”将遮住Barry的刘海掀开,狰狞的黑色经脉在在Barry的眼角诡异扭曲着,暗淡的没有一丝生机的眼眸逐渐被黑色取代。
        “醒过来!Barry Allen!”重重一拳击在颧骨上,Eobard知道自己的手又骨折了,不过感谢负神速力,他恢复的很快,Barry也是。一瞬间的冲剂让Barry握在手中的散发死亡的镰刀重重落在地上。Barry不住地震颤。
        “Barry,我在这儿。”Eobard紧紧抱住颤抖的Barry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会死的。我预见了你的死亡……”嘴角残留着冷笑,尖锐的镰刀刺穿了Eobard的身体。“你这个漏网之鱼。”或许那把镰刀上的神速力有死神的诅咒,刺穿的腹部并没有愈合的倾向。
       “该死!我可不是回来做炮灰的!”用尽最后的力气,Eobard穿梭回到了过去,脚下越来越软,血液流淌的越来越多,眼前一花,重重跌出了时间线。
       在闭上眼的时候。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——TBC——
我一般都只开一个坑,慢慢填,至于题目什么的,没想好,因为连我也不知道这个脑洞会开到哪里去?悲喜不确定,看当时心情吧。慢慢食用。一部分内容参照了正义联盟,因为预告里小闪的制度就是正联的,对了,颓废闪自行脑补预告片吧。

       Eobard永远忘不了,自己被Barry击败时如丧家之犬的狼狈,更忘不了自己英雄的位置被取代。
       曾经,他是那么沉迷于闪电侠,沉迷于神速力,沉迷于Barry Allen,那是他心中的火焰,可现在,那火焰正一点点将自己吞噬。绝望的火焰是蓝色的吗?还是内心的希望早已被浇灭。不知不觉间,Eobard感觉自己的眼中已满是泪水,只是那泪水很快就融入雨水中,再流入口中时已寡淡无味。
       回到闪电击中Barry的那一天夜里,将所有溢出的化学制剂重新装回试管,阻止一切发生,让Barry Allen不可能成为闪电侠,只是Eobard的想法太过于天真,他忘了自己成为逆闪电是因为自己深爱着闪电侠,如果他不存在了,自己又怎么可能存在?闪电击中了Barry,穿过了Eobard,忽略了客观存在,Eobard无奈地再一次没有阻止意外发生,Barry又再一次成为了那个令Eobard恨之入骨的闪电侠。
      愤怒刺激着Eobard,他要将Barry最重要的东西夺走,这样就能让他颓靡,自己就可以打败他了,只是他忽略了成长的Barry能够比自己更好驾驭神速力,再一次,Eobard又被Barry击败了。或许,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毁了Barry?Eobard回到了Barry的童年,“这次轮到Barry的妈妈从我方程式中被抹掉。大限已到,Nora。”红色的,带着毁灭与攻击的闪电如同燃烧的啪啪作响的火焰般在Eobard的眼中跳跃。
       噩梦在黑夜里尖叫着撕裂Barry。望着从噩梦中惊醒的少年,细密的汗水打湿了床单,大口喘息着。“这是我想要的复仇吗?这是我期待的吗?这是我想要的吗?”望着少年纤细的身体在瑟瑟发抖,Eobard动摇了。他不知道为什么要伤害Barry,未来的自己一次次被Barry打败关进监狱的记忆如涨潮的海水般拍击着Eobard的神经。“可是我改变了Barry的过去,那是否意味着我不会再被伤害?他会爱我,关心我吗?”
       头痛欲裂,Eobard抱着头痛苦地跌坐在地,“未来会是什么样的?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!”将头重重撞到地上,短暂的眩晕让Eobard冷静了下来。
      或许,我该回未来了。
——TBC——